水星失火

lof认证咸鱼王

抽奖开了
手写字图50字以内 @长歌倚楼
写id @宫妍  @醉挑天下  @凉渲LX
水彩大头不扫描 @江轉穿雲
(找cjy威逼利诱得到的)互寄 @抹香鲸
没抽到不要灰心,说不定下次还抽不到!
(bushi)
请得奖主迅速找我领取奖品

滴滴滴

晏语长安:

#12.25轻狂24h二宣

     晨光初照课桌旁
     翻看青春每页每章
     自行车铃响
     携手赴海逐浪
     相拥相笑立夕阳
     心潮翻涌又慌张
     少年持杯咏
     既要今朝醉
     又要万年长
     轻狂一少梦飞扬。

参加人员
【文】
十七道    @十七道

谟呈     @谟呈

梨不切lyreach     @梨不切lyreach

水星失火    @水星失火

是谢景行。     @是谢景行。

高上北城入 🌈  @高上北城入🌈

焦糖应。     @焦糖应。

崩泵嘣绷     @崩泵嘣绷

【画】
九丸快普奥跑   @九丸快普奥跑

虞莓人     @虞莓人

嗝儿     @嗝儿

-景辰-     @-景辰-

一片脑仁儿    @一片脑仁儿

【诗】千律寻涯     @千律寻涯

【章】参商  

【字】
秦悸    @秦悸

既白233      @既白233

啾鹅鹅想要德州扒鸡    @啾鹅鹅想要德州扒鸡

脸不圆的安之     @脸不圆的安之

沥川 

April星辰    @April星辰

UNA MADE IN FUTURE    @UNA MADE IN FUTURE

藏锋归鞘     @藏锋归鞘

°缺氧     @°缺氧

晏语长安  原po

策划原po
题字  @暗渡陈仓 
文案  @千律寻涯
美工老师  @萧萧与弈

12.25圣诞节轻狂24h跟大家不见不散!

你好,山染产出。
B站教程av75917312
评论区链接直点

晏语长安.:

#12.25轻狂24h一宣

     晨光初照课桌旁
     翻看青春每页每章
     自行车铃响
     携手赴海逐浪
     相拥相笑立夕阳
     心潮翻涌又慌张
     少年持杯咏
     既要今朝醉
     又要万年长
     轻狂一少梦飞扬。

参加人员
【文】
十七道   @十七道

谟呈    @谟呈

梨不切lyreach    @梨不切lyreach

水星失火   @水星失火

是谢景行。    @是谢景行。

高上北城入 🌈 @高上北城入🌈

焦糖应。    @焦糖应。

崩泵嘣绷    @崩泵嘣绷

【画】
九丸快普奥跑  @九丸快普奥跑

虞莓人    @虞莓人

嗝儿    @嗝儿

景辰-    @-景辰-

一片脑仁儿   @一片脑仁儿

【诗】千律寻涯    @千律寻涯

【章】参商   @参商

【字】
秦悸   @秦悸

既白233     @既白233

啾鹅鹅想要德州扒鸡   @啾鹅鹅想要德州扒鸡

脸不圆的安之    @脸不圆的安之

沥川 @

April星辰   @April星辰

UNA MADE IN FUTURE   @UNA MADE IN FUTURE

藏锋归鞘    @藏锋归鞘

°缺氧    @°缺氧

晏语长安  原po

策划原po
题字 @藏锋归鞘
文案 @千律寻涯
美工老师 @萧萧与弈

12.25圣诞节轻狂24h跟大家不见不散!

滴滴滴

藏锋归鞘:

○1.1黄金台24h活动○一宣

君子敬止,渊渊穆穆。

龙章玉质,雪胎梅骨。

见红帔重彩,得梦归似昨。

眷经年故梦,逢长雨如酥。

并蒂莲飞红墙苑,折竹扇掷销金窟。

别君计日听柳曲,思归期年度雁书。

鹄起云外意气满,狼啸四野觊中都。

麟台复照旧山河,青史数行撰来苏。

staff:

策划: @藏锋归鞘

副策: @木樨子w @既白233

题字: @晏语长安.

文案: @高上北城入🌈

美工: @萧萧与弈

原作: 《黄金台》

作者: 苍梧宾白

【谨言24h 11:00】风清/回溯

★又穿回去的李谨言:!!???

★没车,有车就写不完了5555

★不许以任何形式二传二改,ooc我的,角色远方的。

   “?”李谨言从地板上爬起来,几秒的眩晕后一脸疑惑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咖啡机,满脸的莫名其妙。

   穿了?怎么穿的?

   又回来了?

   他在原地呆了片刻,也没梳理顺来龙去脉,只得作罢,满脑子都只纠结一个问题。

   如果一切都是梦的话,那...楼逍呢?

   那句“遇你,是我此生之幸。”也是梦吗?夹着铜钱的饺子、带着暖意的目光、那把枪...还有夜半搂着他沉眠的人,也是梦吗?

   那他该去治治了,李谨言想,他醒了之后还痴念着梦里的人。

   世界并不会因为某一个人而改变,就像窗外的阳光依然灿烂,楼下卖窝窝头菠菜烤山药的还在叫卖,天气还是一样的闷热,就像李谨言被闹钟叫醒后意识到的严重的问题:他还是要去上班。

   可是他没有理清楚,没有想明白,也还没有找到楼逍......他顿了一下。  

   找不到的吧?

   那他到该回头去翻翻史书看看有没有这个人哈!李谨言笑了一下,又把嘴角耷拉下来。

   ......有点难过。明明昨天还在他身上的人今天就找不到了,嗯很难过。

   他一下子想起自己堂妹之前做的问卷,问他说如果自己穿越后还会想要回到现实时空吗,他当时回答是想,现在倒是一语成戳了,他倒还真做了那个回来的幸运儿。

   可也许不尝不知药苦吧,他明明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为什么自己开始胡思乱想了。李谨言摇摇头,给公司主编打了个电话:“杨编我今天来不了,昨天发烧...啊?”

  “不行,你今天必须要来!”那头主编又开始喋喋不休:“昨天刚说你今天就忘?说了有重要客户要来谈收购事宜的!”

   “哦...”李谨言只得作罢,挂了电话一边穿鞋一边回头看了眼电脑,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穿越前他是不是还在加班做报表来着???

   老板主编你们等等这不是我的锅啊啊啊!!!

   李谨言满脑门子官司地到了公司,刚进门主编那头就大嗓门开始囔:“李谨言你迟到了!”

   “不是跟您说了我发烧吗?”

   主编自动过滤了这句话,直愣愣问:“上个月叫你做的报表捏?”

   ...怕什么来什么。李谨言闭上眼翻了个白眼,一拍脑袋:“啊...我U盘忘家里了...我中午回去拿给您好了好了不是要开会吗走啊走...”

   主编瞪他一眼,跟他往会议室走:“还挺早的小李我跟你说啊你们小年轻就是喜欢有懈怠!工作上的事情怎么能忘呢你说是不是啊我就知道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现在都是这样的啊我给你讲我女儿...诶小李你是不是还没对象啊好巧...”

   “我有了。”李谨言突然打断他,然后转身进了会议室:“谢谢主编。”

   “怪了还...”主编看着他的背影念叨:“现在小年轻怎么说有就有他昨天还没有捏,莫不是个渣男...还好我没给他介绍我家姑娘...”

   李谨言到了会议室,见空无一人,便坐定了开始发呆...不对,不能叫发呆,应该叫想楼逍。

   他只要一放空,满脑子就都是楼逍。

   以至于楼逍连发丝都整理的一丝不苟,一身西装革履地坐在他面前时,他还以为是自己太想他出现幻觉了。

   直到对面的楼逍开了口,主编推了下李谨言让他记笔记,他才掏出笔记本,愣愣地开始写字。

   楼逍?为什么?李谨言乱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如果他是穿的...那楼逍又怎么不可能是穿的呢?

   他猛的抬头,却与楼逍的视线错开。楼逍依然在讲话,投影仪的光偶尔扑在他颤动的睫毛上,串成金色的涟漪,李谨言对着他高耸的眉峰出神。

   以楼逍的性子,如果认出他了,就不应该还是那副当做没看见的样子,现在的他与穿过去那个李谨言的相貌并无差别,应该是能认出来的。他想起初见时楼逍的举动,难道楼逍穿过去穿回来,都是没有记忆的?

   这也说不通啊。

   他正想的着迷,旁边的主编拍了拍他:“小李,散会了。”

   “啊好...他们过几天来办交接手续?”李谨言半响问了句。

   “下周啊,你没认真听吗?”主编给他递了杯茶:“咱公司名都得改了...唉,刚刚讲话那少爷,他们楼氏派过来管我们公司,以后你顶头上司也得换咯!”

   “......”楼逍做总裁?那他不就是现实版《霸道总裁XX我》的男主?李谨言脑补一下,倍感好笑,随口问道:“公司名改什么?”

   “呃...什么清风还是风清来着?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撒!去去去补报表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没写吗!”

   风清?李谨言皱了下眉头,心里哪个地方好像被什么敲了一下,咯噔一声响。

   他身后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楼逍盯着他的背影,嘴角微不可察地一勾。

   “谨言。”刚从办公室出来的女同事敲了下他的桌子:“楼总叫你过去一下。”

   “这上司好细致啊,每个职工都要拉过去说两句。”身后有你同事在讨论:“是啊,还长得挺帅,不知道有女朋友没。”

   “你没听说他有对象了吗?”

   “啊啊...好男人都被抢了。”

   李谨言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与楼逍直直对上眼,楼逍的眼睛依然亮的不像话。

   “锁门。”他说。

   “一个个叫来谈话?为了掩护我?”李谨言靠在门边,笑着看向他。

   “你以后就是我秘书了。”楼逍站起身,极速拉近两者距离直到0,吻上他的唇。津液交换间他听见含糊不清又无比熟悉的一句——

   “遇你,是我此生之幸。”

顾砚/文

【作者有话说:苟完了苟完了神清气爽我是菜菜捏!

楼脑斧:O v O 进了我家门就是我家人。】